天天看影视新闻网

《狐步舞》:剑指金狮奖 故事丰满结构精巧

 2017-09-03 15:57:25 来源:天天看影视新闻网 点击量:

 

  搜狐娱乐独家专稿(文/顾草草)《狐步舞》的媒体场放映结束时,掌声雷动,我仿佛听到无数声心底的轻轻叹息:“那些电影节第二天一大早就嚷着要把金狮奖颁给《羞辱》的记者们,话说早了。”

  虽然目前场刊第一名暂时是卖相甜美的商业片《水形物语》,但是影评人们心中的排序一天一个样,但今晚,我想谁人心中的砝码都要向《狐步舞》倾斜一下。

  《狐步舞》导演塞缪尔-毛茨的经历也是传奇。他是以色列人,20岁扛枪上了黎巴嫩战场。拍过一部短片练手,九年后正式上手第一部长片《黎巴嫩》,根据自己的亲身经改编,一举入围66届威尼斯电影节拿下金狮奖。八年后磨一剑,他的第二部长片再次杀入威尼斯主竞赛。这般来势,难避其锋。

  《狐步舞》的故事听上去似乎有些取巧,一对中产夫妇迎来不速之客,以色列军方通知,他们的儿子在前线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牺牲。夫妻俩伤心欲绝,方寸大乱,正在接受现实、安排葬礼的时候,军方又发来通知:刚才通知错了家庭,牺牲的另一个和他们儿子同名同姓的战士。悲极生乐,父亲却没有彻底放心,动用关系让军方赶紧把自己儿子从边境撤回来。没想到,回家途中又生变数。

  世上无新事,关键在于讲故事的人。塞缪尔-毛茨是什么样的人?处女作《黎巴嫩》一共就一个场景,四个士兵从头到尾挤在一辆坦克中。就这么个单场景他玩了一镜又一镜,透过瞄准镜开辟视觉空间,场场戏都精彩绝伦,张力十足。

  不难看出,本身就极会用镜头语言讲故事的塞缪尔-毛茨在努力超越八年前的自己。他将故事切割成三部分,分别是父母在家收到消息,儿子的边境生活,以及事件过后的家庭废墟。而三个部分的风格又截然不同。第一部分是如此苦涩,导演选择直面噩耗,白描悲痛,母亲看到军方的人站在家门口,直接昏了过去。父亲独撑大局,悲伤难以排遣,只能在洗手间烫伤自己的手发泄。兄弟、妯娌、朋友的到场,没有人可以减轻丝毫痛苦。摄影丰富的运镜简直把家庭抓马拍出蚀骨的悲剧感。但第二幕的边境场景画风一转,开场儿子用狐步带出一段劲舞,佐以精妙的配乐直接点燃观众,切换进四个年轻士兵的荒诞日常。四个人因为一次过度警戒直接枪杀了一辆车里的年轻人,军方想办法惩罚和掩盖这场误杀时,也带来了召回儿子的命令。之后,导演用一段漫画作为二三幕的清晰划分,儿子眼中父亲的一生付诸纸上,奇诡的想象力,天真的叙述让父亲留下了眼泪,为影片涂抹了一篇青春明快的底色。时过境迁,一家人的处境早已变样,却在爱别离、求不得中发现,拥有彼此就是拥有世上难求的理解。

  没有一个家庭能够承受丧子之痛。塞缪尔-毛茨却把这份无法承受讲述得温情脉脉。覆水难收,但共同的悲剧带来相互的理解,最后夫妻俩相拥的场景像整部影片最后的轻盈一握,握紧的是受伤的手。

  和《黎巴嫩》一样,赛缪尔-毛茨偏爱拍摄近景,演员表达的情绪在这样的拍摄中展露无疑,即使挑战,也是捷径。但片中每一个演员都发挥出色,使得本片完成度更上一层楼。尤其是父亲的扮演者利奥尔-阿什肯纳齐,在海量大特写中狂飙演技,将悲痛的父亲、癫狂的父亲、软弱的男人、独断的丈夫、柔情的爱人演得癫狂入骨,直接锁定最佳男主角。

  同时,导演在画面中用更多的细节来丰满故事的血肉。第一幕和第三幕中室内装饰和家具的改变暗示了人物关系的变化;父亲烫伤的手,母亲磨破的手,都是心灵之伤难以愈合的外现;蛋糕上一粒粒铺上去的石榴籽排列成“20”的形状,洒得过多的糖霜就像母亲无处寄托的哀思,无论外貌和味道,这终究是一个没有主人的生日蛋糕了。但反过来思考,这也许是本片唯一的缺点。镜头不遗余力地捕捉这一切,使得故事过于饱和,毫无留白,没有给观众任何想象的空间。机关算尽太聪明,却不是大师风范。

上一篇:耿乐《刀背藏身》形象 下一篇:马丽银川路演现场花式